盘检概况
 
一九八四年六月五日经国务院批准成立盘锦市,经辽宁省、盘锦市和辽河油田商定,辽宁省人民检察院辽河油田分院与盘锦市人民检察院合署办公。内部设置十个机构。秦耀东同志任首任检察长。
一九八八年一月一日起盘锦市人民检察院与辽河油田分院分离,单独办公。一九八九年三月四日,市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选举王振华同志为盘锦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
盘锦市人民检察院位于盘锦市兴隆台区市府大街16号,现有内设机构二十一个,下辖兴隆台区人民检察院、双台子区人民检察院、盘山县人民检察院、大洼县人民检察院及城郊地区人民检察院、辽东湾...更多>>
当前位置:
首页 > 理论研究
刍议以审判为中心诉讼模式下的公诉转型

发布日期:2016-03-23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盘锦市人民检察院字号:[ ]


刍议以审判为中心诉讼模式下的公诉转型
双台子区人民检察院徐丽莉


【内容提要】以审判为中心是由司法审判权的裁决属性决定的。一个文明、发达的司法制度必然回归到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模式。即将到来的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模式对与庭审紧密联系的起诉环节的公诉工作模式将会产生重大影响。因此,公诉工作要尽快转型,以适应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模式,不仅要求公诉人更新司法理念,同时对证据的审查、出庭支持公诉的能力及建立新型的侦诉关系等方面提出更高的要求。
【关键词】诉讼模式  审判为中心  公诉  庭审

  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模式是在一些冤错案件陆续披露、社会各界广泛关注的大背景下提出的,其实质就是以庭审作为整个刑事诉讼程序的中心环节。审判案件应当以庭审为中心,最早提出是在2013年召开的第六次全国法院刑事审判工作会议上,这一提法被学界解读为庭审中心主义确立的标志。其要求重视庭审的决定性作用,严格证据标准,确保案件质量,避免冤错案件的发生,同时也符合诉讼规律的基本要求。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模式给检察机关转换工作模式、提高办案质量提供了新的切入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全面深化人民法院改革的意见》中,要求在2016年底推动建立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作为担负出庭支持公诉职责的公诉部门应积极应对,探索公诉工作模式的创新与转换。下面笔者结合公诉实践对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模式带来的影响及如何应对浅谈个人的几点思考。
  一、以审判为中心诉讼制度的涵义
  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是指在刑事诉讼各阶段之间的关系问题上,将刑事审判阶段作为整个刑事诉讼中心的诉讼制度[1]。侦查、起诉等审判前程序被视为审判程序开启的准备阶段。简而言之,以审判为中心不是以法院为中心,而是以庭审作为整个诉讼程序的中心环节。以审判为中心要求侦查、起诉和辩护等各诉讼环节都须围绕审判展开,做到事实证据调查在法庭,定罪量刑辩论在法庭,判决结果形成在法庭。[2]由之前司法实践中的以侦查为中心转向以庭审为中心,要求庭审实质化,即查明事实、运用证据都是在法庭上完成,侦查、起诉活动都要围绕着上述内容进行。审判在公诉案件刑事诉讼程序中居于中心地位,使庭审对事实认定、证据采信、定罪量刑等案件审理过程中的关键问题解决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其目的在于强化法官的司法裁量权,提高审判质量。以审判为中心体现了刑事司法规律,是公正司法的必然要求。
  二、以审判为中心诉讼模式对公诉工作的影响
  (一)对证据审查工作的影响
  证据是整个刑事诉讼活动的基础和核心,是进行刑事诉讼活动的事实根据,对刑事证据的审查判断,贯穿于刑事诉讼活动的全过程。在司法实践中普遍存在对证据的审查只重实体,不重形式,重视对证据的内容是否真实、是否与案件事实相关联、能否与其他证据相互印证的把握,即着重于证据的客观性和关联性,但是对证据的合法性未依法严格审查,主要包括证据来源及证据形式的合法性,不仅涉及非法证据排除问题,也包括司法实践中证据形式存在的问题,如被告人讯问笔录和被害人、证人询问笔录等言词证据没有侦查人员的签名或在同一时间段内重复出现及笔录形成的时间、地点填写不完全、扣押、辨认笔录中的见证人多是办案单位临时聘用人员,违背见证人制度的要求,很难起到监督见证作用、不注重审查物证的来源,没有原物提取、扣押的笔录和清单、书证复印件无包括调取人、调取时间、调取地点等规范的制作说明等等,使案件起诉到法院后在庭审阶段,被告人、特别是辩护律师在证据形式方面对公诉机关依法移送证据中存在上述情形提出质疑,特别是一些专以程序瑕疵寻找辩点的“死磕派”律师,更是擅长和偏好在此方面当庭向公诉人发难。如果这些证据是对定罪量刑有直接影响的关键证据,可能会因此导致案件无法做出有罪的判决。
  以庭审为中心,意味着证据规则的更加完善,合法性对证据而言,与真实性、关联性一样都是证据的基本属性,不仅是程序正义的法定要求,也是确保案件准确定罪量刑的基础。
  (二)对出庭支持公诉、举证及辩论的影响
  以审判为中心使庭审成为定罪量刑的主要和决定性阶段,从这个意义上讲,庭审就不是简单的了解案情、核实证据,而是充分进行交叉询问、讯问,发挥举证、质证、认证、辩论各环节的作用,成为解决罪、责、刑的关键环节,从而使庭审中控辩双方更具对抗性,也加大了庭审的不可预测性。 
  (三)对侦查引导和规制功能的影响
  庭审实质化的关键是让物证、书证、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与辩解等证据在庭审聚光灯下充分“曝光”,通过控辩双方举证、质证,充分发表意见,最后由法庭来综合认定证据的效力,也就是说,庭审就是在打“证据仗”,这就更加凸显了证据取得的侦查环节至关重要。
  以审判为中心是诉讼模式的变化与革新,原有的刑事诉讼模式实际重心在侦查阶段,即以侦查为中心,案件的实质工作都在侦查阶段完成,之后的批捕、审查起诉等阶段一般是对侦查阶段形成的卷宗和证据的审查与确认。以审判为中心意味着审判阶段是诉讼活动的决定环节,庭审是对审前所有诉讼活动的最终评判,因此,控辩双方的对抗在庭审中会更为激烈。说到底,为了适应庭审需要,侦查取证显得尤为关键,特别是在职务犯罪案件中,除贪污案件有账目等较多相关书证外,其他如受贿、行贿案件等多为言词证据,且一对一证据较多、书证较少,传统侦查上多采用“由供到证”的侦查模式,侦查人员多以收集口供、证言等言词证据作为侦查的出发点和案件的突破口,从而带动全案侦破。这种依赖口供的侦查模式也存在明显的弊端,难以有效应对被告人的当庭翻供。这种从以侦查为中心到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模式的改变,要求必然构建新型的侦诉关系,公诉引导和规制侦查的功能应大大增强。只有侦诉更为紧密的结合,才能形成合力,有效查明案件、打击犯罪。
  三、以审判为中心诉讼模式之下公诉工作的应对
  以审判为中心诉讼模式确立了审判环节的中心地位,意味着庭审中控辩对抗的加强和证据规则的完善,这就对证据质量、公诉人的举证能力等各项技能及侦诉关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审查起诉工作程序与重心也要相对应的予以调整。之前的工作模式是重心前置,即着重在证据审查与提起公诉,案件提起公诉后审查起诉工作已基本完成,只待法院开庭审理后下判。庭审也只是对之前审查的证据的展示和质证。而以审判为中心诉讼模式之下的庭审成为定罪量刑的主要和决定性阶段,这就要求公诉工作重心应后置,即在严格把握、审查证据、提起公诉之后更加重视庭审。据此,应在庭前准备、庭审公诉环节及建立新型侦诉关系等方面做如下应对:
  (一)做好庭前准备
  1、严把证据审查关。首先,公诉人要对案件证据整体把握。侦查卷宗材料的形成会因为侦查人员存在先入为主、有罪推定的思维定式,带有一定的主观性,从而难以保证卷宗证据材料的真实性和客观性,甚至会出现虚假。只有对案件证据的整体把握,才能对案件的事实、情节、定罪量刑等问题做出客观、准确的判断。公诉人必须加大证据审查力度,改变传统的卷宗证据审查的方式,主动适应庭审举证、质证的要求,不应受制于卷宗,而应主动驾驭卷宗,由“卷宗为中心”转向“证据复核为中心”,严格依法审查、运用证据,合理的解释,最大限度地发现卷宗中可能存在的问题,排除合理怀疑,最终通过审判环节,对证据是否符合刑事诉讼法的证明标准集中展示并予以确认,使进入庭审的案件达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要求,审判能够顺利进行。其次,审查证据要全面。不仅审查有罪、罪重的证据,还审查无罪、罪轻的证据。特别要摒弃有罪推定、先入为主的错误思想,确立无罪推定、疑罪从无的司法理念,真正做到不放纵任何一个犯罪者的同时,也不冤枉任何一个好人。在对全案证据进行全面综合审查分析后,公正、客观地揭示证据与证据之间、证据与案件事实之间实际存在的联系,再现案件原貌,切忌主观臆断、想当然,或者只依据部分证据事实,片面地对案件的事实作出结论。再次,要学会换位思考和反向思维。在审查证据过程中还要站在被告人及辩护人的角度审视指控证据的瑕疵,同时还要把握指控证据有可能产生的动态变化,做好庭前预测。将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可能提出的观点及其理由或可能提出的新证据纳入证据体系之下,并有针对性地采取防范措施,做好证据的攻与防,牢牢把握住案件的主动权。
  2、严格实施非法证据排除规则,加强对证据的审查能力。非法证据排除规则是完善刑事证据制度的重要内容,也是审判活动中的焦点问题。加大证据调查核实力度,建立非法证据案件审查机制,加强对侦查机关同步录音录像的审查,同时健全犯罪嫌疑人入所身体检查制度。在审查过程中要高度重视犯罪嫌疑人从未做有罪供述、供述前后矛盾或主要证据之间存在矛盾等案件,要求侦查机关及时补充完善或作出合理的解释,依法监督纠正取证程序中的违法问题。坚决排除以刑讯逼供、暴力、威胁、疲劳审讯等手段取得的非法证据,适时针对证据间相互不能印证、取证不到位等情况,引导侦查取证或补正瑕疵证据。特别是对可能被排除但对案件定罪量刑有至关重要的证据,着重加以弥补和完善,形成新的证据体系。使进入庭审的案件达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要求,确保案件经得起法律和历史的检验。审查起诉阶段的非法证据排除,不仅保证刑事诉讼的顺利进行,同时也保障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合法权益,避免非法证据给司法公正带来的危害。从实证角度分析,大量冤假错案都是侦查人员在有罪推定思想主导下,违法办案和违法取证造成的,有的刑讯逼供,有的选择性收集证据,有的甚至隐匿重要证据,可以说,违法办案和违法取证是形成冤假错案的罪魁祸首。把防范冤假错案作为生命线,切实维护司法公正,这是诉讼监督工作的重中之重。如果每一个冤错案件都要经过批捕、起诉、一审、二审、甚至要通过“死者归来”或者“真凶再现”等极为偶然的因素,才能得到发现和纠正,这不仅对于当事人及其家庭是一场灾难,更是对我国司法权威和司法公信力的严重损害。
  3、对证人出庭作证做好应对准备。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模式可能导致证人出庭的常态化,与其他证据相比,证人的言词证据更具有主观性、易变性,特别是已经在侦查阶段形成询问笔录的证人,由于某种原因可能在庭审中改变证词,如不能妥善应对证人在法庭上改变甚至推翻原先证言,公诉人当庭就会陷入尴尬被动局面。因此,对公诉人而言,庭前对证人出庭作证可能引起的证据变化和对案件定罪量刑产生的影响应充分预测,围绕案件焦点问题作好充分的准备。
  4、认真听取律师意见。从一定程度而言,加强与辩护律师的沟通交流,真心实意听取律师意见,是检察机关防范冤假错案成本最低、效率最高的途径和方法。特别是对重大疑难、社会影响较大的案件,可通过听取辩护律师意见,充分发挥庭前会议的功效,尽量将非法证据在法庭正式审理之前排除,减少误判。同时要全面保障律师各项执业权利,充分调动律师启动排非程序的积极性。有资料显示,北京大学陈永生教授对20起刑事错案的统计,在85%的案件中,辩护律师都提出了强有力的辩护意见,但因未引起相关办案人员重视,最终导致了错案的发生。
  5、建立信息对接、共享机制。公诉部门还应与侦监、监所、控申等部门建立信息对接机制,及时了解和掌握案件在审查逮捕阶段证据情况、犯罪嫌疑人供述与辩解、当事人及家属控告申诉等相关信息,还可以与侦查机关、辩护律师之间非法证据排除信息共享机制。便于全方位的掌握案情,及时发现问题,尽早解决问题。
  (二)提高出庭指控能力
  庭审过程是公诉人与辩护人就案件事实、证据及焦点问题充分发表意见和辩论的过程。“公诉检察官参与庭审之目的不是片面追求对被告人的定罪结果,而是确保各方参与者受到公正对待的前提下查明案件真相,运用证据证实己方主张,通过质证辩论消除法官疑虑,不能消极期待法官庭后阅卷而应付庭审。”[3] 因此,公诉人要改变传统的注重言词证据的思维惯性,逐步降低言词证据在公诉证明体系中的比重,公诉技能与技巧要不断更新与提高,迅速适应庭审变化,提高当庭应变能力,增强控制庭审的主动性。
  1、完善庭审示证方式。庭审实质化要求公诉检察官通过法定的举证、质证程序,使支持控诉、证实被告人犯罪的证据成为定案依据。为此,应当灵活运用多种示证方式,以强有力、不容置疑的证据和牢固的示证体系对法官和其他庭审参与人施加影响,加强示证过程的说理性,充分履行指控犯罪的职能。公诉人的举证责任并不是对证据进行简单的排列组合,而是包括示证、论证等多方面内容,应注重运用多媒体示证系统做好出庭支持公诉工作。多媒体系统展示的既有图文证据又有音像证据,既有静态证据又有动态证据,通过视听感官一体传递诉讼信息的方式指控犯罪和证实犯罪,提高诉讼信息的传递速度,强化了对案件事实的认知程度。
  2、提高讯问及举证质证能力,适应对抗性庭审。当庭讯问被告人、举证、质证是出庭支持公诉的重要环节,将会直接影响庭审效果。公诉人讯问被告人、举证和质证的能力应进一步加强和提升,以适应对抗性庭审的需要。 特别是对被告人当庭翻供案件,当庭讯问及举证、质证,对准确定罪量刑尤为关键。被告人当庭翻供是庭审中经常遇到的情况,主要是被告人当庭无理翻供的,要根据审查起诉阶段掌握的被告人认罪情况,预测可能发生的变化,即使被告人当庭翻供,公诉人也不会措手不及。还要根据庭前了解的被告人身体、精神情况及被告人的个性特征、心理状况等,选择相应的方法有效应对,庭审中的讯问就不能按原有模式完成,应进行必要的教育和政策攻心,震慑犯罪,让他们权衡利弊得失,重新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还可当庭播放侦查机关讯问过程的录像,用事实证据来当庭戳穿被告人当庭翻供的谎言,这样使得被告人在庭上不敢翻供、无法翻供。针对被告人提出的翻供理由,公诉人要围绕辩护中的矛盾来证明其虚假翻供, 编排合理的举证顺序,用证据之间的有机连贯性来驳斥辩解的虚假性的方法。对被告人供述极不稳定的案件, 公诉人可以通过对被告人历次供述内容的对比,找出其中的异同进行分析论证,以揭示当庭翻供的不合理。
  3、沉着应对证人出庭。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模式之下的庭审,意味着不能再以大量的言词证据定案,证人、鉴定人出庭率会大大增加。“证人不出庭,庭审就像一场不必经过排练的演出,法官、公诉人、辩护人、被告人等各就其位,一切都按照预先规划和安排的情节发展进行,证人出庭使庭审变得不可预测,难以掌控。”[4]因此,对于证人出庭,特别是那些证人出庭时证言可能发生变化,对案件定罪量刑产生影响的案件,除了要进行庭前预测之外,公诉人还要在吃透案情的基础上,注意扑捉这些出庭证人行为举止等细节,如不正常的行为表现,过于紧张或愤怒的表情,同时还要善于发现证言中一些细微之处,如不合语序的停顿、提前背熟的流畅和急速表述等等。当证人当庭叙述与庭前证据材料证实的内容及其他证据不一致或产生矛盾时,不能听之任之、置之不理,更不要产生慌乱,而是要引导证人作真实的陈述。区分证人改变证言的原因和情况,因主观认识及记忆误差引起的改变应结合其他客观证据引导证人正确的认知,如果因受到威胁或贿赂而使证言发生改变的,要求证人说明真相后采取相应的措施和处理方法,对于有意作伪证或隐藏罪证的也要坚决追究其法律责任。
  4、与辩护人据法据理力争,庭审辩论有力。公诉人与辩护人在法庭通过辩论所要解决的实质问题,主要包括事实的认定与否,罪与非罪,此罪与彼罪,情节轻重,公诉人与辩护人既有激烈的辩论,又有相互说服认同的关系。但在案件的定性存在争议或罪与非罪模糊不清案件的庭审中,在辩驳辩护人观点时,除了显示真理,澄清事实真相,还要有理有据地说服对方认同自己的观点。在认真分析研究案情、对证据进行综合分析的基础上,寻找辩护观点中的矛盾和疏漏。当辩方在询问及质证过程中,存在悖逆案件之某个细节有违背基本常识与逻辑漏洞,公诉人要善于运用瞬间的洞察力, 迅速抓住加以驳辩,并以反询问方式暴露对方证据之不足,从事实、证据上反驳辩护论点,则可使辩方立论动摇,甚至全线崩溃。同时公诉人还要在认真准备出庭预案的基础上,做好庭审中可能出现的辩护人“证据突袭”等意外情况的准备,敏锐地调动自己所掌握的事实、证据材料和自身积累的知识,适时改变既有思维,以变应变,迅速形成应变对策的思路和方式方法。总之,公诉人在法庭上要通过扎实的证据和严密的论辩,给对方以有力的反击,履行好对犯罪的追诉职能。
  (三)加强侦诉的紧密衔接
  公诉人应根据庭审证明需要,从应对法庭质疑和律师挑战的角度,有针对性地引导侦查人员收集、补充证据,更加注重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和证据链条的完整性,从整体上提高追诉质量,适应新刑诉法对定罪量刑的证据越来越高的要求及以审判为中心的需要。
  1、加大侦查监督力度。侦查监督的重点在于在审查案件中发现侦查机关是否存在非法收集证据、阻碍辩护人、诉讼代理人行使诉讼权利及强制措施不当等情况,并针对不同情形适时、适当予以纠正。对重特大、疑难复杂刑事案件适时提前介入,通过个案的监督,发现有普遍性、共性的问题,通过召开联席会议方式告知侦查机关,以避免错误问题重复出现。
  2、加强与侦查机关的衔接,促使侦查机关取证程序合法化及高效化。公诉部门在履行监督职责同时还要加强与侦查机关的沟通协调,指导侦查部门在取证时要严格从证据的“三性”出发,注重对直接证据、原始证据的搜集,确保搜集的证据能达到确实充分、排除合理怀疑的刑事案件证明标准。与此同时还要指导侦查人员在办案过程中严格依照法定程序合法取证,排除非法证据、补正瑕疵证据,防范辩护人以此大做文章,进而对全案否定,避免之前提到的讯问、询问笔录上出现的侦查人员“分身有术”、书证复印件制作不规范等瑕疵。不仅要引导侦查机关切实转变取证观念,实现从“由供到证”到“由证到供”的模式转变,还应要求侦查机关增加侦查工作的技术含量,强化秘密侦查措施和技术侦查手段的规范运用,利用新的技术装备及时发现、收集、固定各种证据,摆脱对口供的过分依赖,弱化口供对案件侦查的决定作用,更加重视侦查活动中以客观证据为核心。
综上,为尽快适应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模式,公诉部门要改变审查起诉工作的切入点,调整公诉工作重心,保证庭审在查明事实、认定证据、保护诉权、公正裁判中发挥决定性作用。

参考目录
[1]王守安. 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带来深刻影响 检察日报2014.11.10 第三版
[2]陈光中.推进“以审判为中心”改革的几个问题  人民法院报  2015.1.20  第五版
[3]金轶、杜邈.  转变公诉理念应对庭审实质化   检察日报 2014.1.20  第三版
[4]孟德娟.刑事证人出庭作证制度的现状及完善构想[J].前沿  2011年第13期。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链接: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